全职叶蓝双花喻黄/橡皮章渣新/

© 药石无医
Powered by LOFTER

端午发生的事

叶修生贺,端午贺文,写个喻黄(???)

主喻黄,微量叶蓝双花韩张

ooc瞩目

 

空调温度正好,不冷不热,大中午的太阳晒得要死,好在窗帘挡住了博爱的太阳光,不至于让两个日上三竿才起的人被晒成干。

 

不过要是真被晒成干了,估计郑轩会第一个冲进来慌得手足无措嚷嚷着要赶紧把两人扔水里恢复原样,郑轩嘴里老是压力山大压力山大喊着,到底还是年轻活泼,不像黄少的喻队,沉稳的像张新杰的账号卡名字。

 

“队长队长,今天几号呀?”黄少天趴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卷成春卷,只露出头来问着喻文州。“29了,端午节,少天吃粽子吗?”总是这样啊,把一切都考虑好送到你面前,然后笑着问你好不好要不要,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好呀好呀,老叶说他吃的蜂蜜粽子,我也想吃。”黄少天翻着手机,正好看到叶修的微博。“我说队长,老叶是越来越骚气了哎,吃粽子就吃粽子,还发微博说什么端午了想和你吃粽子,你是没看到评论有多炸,粉丝一个两个被撩得不行啊。”

 

“少天,想过没有那个‘你’是指谁?”喻文州从背后抱住黄少天,看了看评论后,有些意味深长。“还能有谁?不是在撩粉丝吗?哎队长这是不是兴欣的心脏战术啊,粉丝涨起来了吸引大批无知青年去兴欣训练营?”黄少天翻了个身,开玩笑似的回答,握住喻文州的手开始细细看着,从指尖到掌心,一下一下描着掌纹。

 

“谁知道呢?快穿衣服起来啦,带你吃粽子。”喻文州也没在这事上太在意,想到第一个评论的ID,只在心里向叶修发去问候,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别人的没必要掺和,但是想想少天知道后的表情还是很愉悦的。

 

洗漱台上是同样的两只杯子,买零食送的,毛巾只有一条,两人都喜欢的蓝白条纹,牙膏是薄荷味的,“少天也是”,趁对方刚刚刷完牙上去就是一个吻的喻文州心想,被吻得那个也不脸红,早就在朝夕之间习惯了各种亲昵,成为战队单身狗口中的“狗男男”。

 

没羞没躁的两人在一起很久了,从训练营开始,到第十赛季,有捧起冠军奖杯为对方带上冠军戒指的夏天,也有被骑着扫把的魔术师断掉三连冠的酷暑;刚进联盟时会被叶修的垃圾话气到,现在可以和最不要脸的散人互怼;从训练营的芒果班戟,到如今的蜂蜜凉粽。

 

他们的爱情,生在盛夏,永不消散。

 

“孙哲平和张佳乐在一起了。”黄少天一向和张佳乐关系不错,第一个收到了张佳乐的短信。“这算苦尽甘来吗?”对视一笑,为共同的友人高兴。双花组合分分合合,最后又以另一种形式闪瞎众人双眼,这是后话。

 

“可怜叶修啊一把年纪没人爱,韩文清都和张新杰在一起了他还没个暧昧对象。”黄少天舔着筷子上残留的蜂蜜甜味眼巴巴看着喻文州碗里的粽子。“谁说没有呢?”一口吃下剩余的粽子,喻文州笑着看向黄少天。“吃多了胃疼,你最近牙疼不要吃太多甜的。”对面狗狗眼的黄少一下子就泄了气,蔫蔫地问:“谁啊那么倒霉被叶修那个不要脸的看上了?”“就那个呀。”喻文州手指向小吃店门口方向。

 

叶修还是一副脸T模样,旁边个子稍矮面相乖乖的青年正侧着脸跟他说话。“叶神我告诉你这家粽子超好吃,黄少特别喜欢。”扭过头来就看到黄少和喻队盯着他两,场面一时间尴尬无比。“叶不修你居然敢拐我们蓝雨的人?!过来我和你拼了!”说着黄少天就冲了上去要和叶修真人PK,长得乖的青年不知所措的看着喻文州,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喻文州对他一笑,青年也就知道队长没有在怪他,然后便拉开黄少天与叶修,脸色红红的问黄少天要签名了。

 

“小许你怎么会和叶不修这种老变态混在一起啊?!”黄少天痛心疾首,许博远花痴黄少,叶修得意把到了蓝河,喻文州……

 

喻文州已经开始盘算能从叶修那里捞多少东西了。

 

真心脏,喻文州。

 

 

 

 

 

在喻文州和叶修的私聊里,

叶: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喻:你给小许评论点赞时。

叶:心脏,心脏。

喻:前辈谦虚了。

 

 

 

 

评论 ( 1 )
热度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