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双花喻黄/橡皮章渣新/

© 药石无医
Powered by LOFTER

君子爱财:

夏休时,许博远去了趟长沙,出个差,参观一下革/命圣地,和几个同学聚了一下。
叶修在他离开的那天到的广州,拿着钥匙去了他家,睡了他的床。
许博远隔着两百公里接到他的电话,坐在大排档里笑他不先问问自己安排,闻到烤小龙虾的香味,听见虾壳噼噼啪啪,说自己饿死了。
叶先生有点懵,没怎么明白许博远跳脱的思维,坐在床上愣了好久,又牛头不对马嘴地说,阿远你枕头味道真是好闻,用得什么洗涤剂?
许先生噫了一声,笑骂他变态,又说给他寄点小龙虾回杭州,问他对海鲜过不过敏。
叶修当然说不过敏,毕竟他不是电视剧的女主角,就算有过敏也不会被男主角莫名其妙心疼心疼到要死,男主角只会不给他寄小龙虾。
“那晚安啦,”那边在花椒和猪油熏烟里的许博远听起来兴致挺高,“我要吃我的小龙虾了。”
叶修闷闷地应了声,窗外有广州一年四季不断地花香,潮湿的海风扑面糊来,他没由来地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不过也就一会,不久意识就沉在许博远软绵绵的枕头里了。

许博远走前真的去买了小龙虾,把真空包放进快递箱里,签上上林苑的地址。
叶修在前一天离开了广州,此时正坐在房间里眼巴巴地等着许博远寄来的正宗小龙虾,听说了此事的兴欣众也眼巴巴地等着长沙小龙虾来改善伙食。
许博远坐在高铁站里,看见大屏幕上,自己的车次自杭州东开往广州南。他看着“杭州”两个字眼,红色led光在黑屏上有点扎眼,他突然没由来地又激动又委屈,说不清的情绪糊在心里。旁边有一阵很浓的烟味,他觉得自己要完,这时只知道一件事了——他好想念那个亲吻时会有烟草香的某人。
许博远打电话跟叶修汇报行程时顺便提了一下这事,许博远他男朋友觉得这条线似乎有点熟悉,好一阵子翻找,才从背包里找到票根,说:“所以说老天爷会帮男主角果然是没错的,你跟我坐得一辆列车。”
“去你的男主角,少给自己贴金,得了我挂了,车要来了。”许博远挂了电话,眨眨有点涩的眼睛。他打开手机app,确定了“广州南→杭州东”的人生选项。


我不要再碰运气地坐你坐过的列车,闻你用过的枕头了,我要好好的站在你面前,说一万遍我好中意你。

评论
热度 ( 69 )
  1. 药石无医君子爱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