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双花喻黄/橡皮章渣新/

© 药石无医
Powered by LOFTER

年兽【贺年文】

贺年文。


《年兽》


取名无能的我啊……
设定:道士叶×年兽蓝   配:道士喻×年兽黄  道士大孙×道士乐乐可

能ooc,渣文笔,不喜右上小红叉谢谢。
那么各位看官,好戏开场。




“大孙!!!有怪物啊啊啊啊啊!!!”在屋前放炮仗的张佳乐不知看到了什么,三步并作两步的蹿到孙哲平身前,没出息的把脸埋在孙哲平胸膛处,大口大口喘着气。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张佳乐觉得这真的不关自己胆小的事。好好的放着炮仗,突然听到有人问自己能不能一起玩,回过头看到的却是一头似虎非虎的野兽,灯笼大的眼睛还盯着自己看,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怀里抱着张佳乐,孙哲平仔细思考了下,再打量着远处草丛里忽闪忽闪的两只灯笼,啊不,眼睛,心里有了判断——应该是后山的年兽。不过这是自己也管不着,毕竟人家和叶修有关系不是?叶修自会来管他。念此,孙哲平搂着张佳乐回了小木屋,哄着让人上了床,出门时端了几碟点心放在门口,不是自己该管的事也不能怠慢了,否则不知道叶修该怎么来烦他。

想起去年叶修带着只年兽来把家里闹了个天翻地覆孙哲平就头疼。

放下点心锁好门孙哲平就上了床,搂过惴惴不安的张佳乐用手一下一下篦着头发,像给猫顺毛一样:“睡吧,叶修看上的那个。”张佳乐听了也放松了下来,大过年的要是再来个怪物什么的可有的忙了。去年见叶修带了个蓝衣服的少年来这里,没想到看上去不温不火和喻文州一样的人原形这么……吓人。被孙哲平嘲笑的张佳乐表示真的很吓人,不信看他真诚的眼睛。不过叶修也是祖坟冒了青烟才能把人拐到手,多好的孩子,就这么……唉……张佳乐感慨着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在孙哲平怀里蹭了蹭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草丛里的蓝河化了人身,蹲在原地无比委屈。那个叫张佳乐的去年见过他了呀,怎么还这么大惊小怪的?

孩子去年他见得是你的人形不是兽身啊!!!

远在后山洞穴中的黄少天正被压在床下做着某种不知名运动,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提醒蓝河要化人形才能下山去玩,也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意识到这一点。上方的喻文州突然冲黄少天的锁骨咬了一口,这一口咬的,啧啧……反正黄少天是立马回过神来了——完了,这时候走神是要明天下不了床的节奏啊!

正在脑中用八百字作文倾诉自己的后悔之情的黄少天伸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把人拉向他,直接吻上了喻文州,含糊不清的辩解着:“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不是担心蓝河一个人下山有危险嘛……叶修今年回来晚也不知道能不能碰上他,哎你说蓝河碰上那个心脏会不会吃亏啊?文州你怎么不说话?”喻文州用力回吻了过去,舌头抵上黄少天的舌头,身下开始发力,很快,黄少天就没力气再说话了。

嗯……黄少你保重啊,来一号机我们把镜头回到叶蓝小剧场。

在草丛里欲哭无泪的蓝河没有丝毫防备之心,蓝色的衣裳衬得人更肤白如雪。很快,蓝河大大就被人扑倒了。“何方妖孽胆敢扑我!”蓝河刚想喊出这句就看到扑自己的人是叶修,立马把这话给吞回去了——打不过啊!

悲愤的蓝河被叶修扑在地上,周围的草摇摇晃晃抚在脸上,扎的人痒痒,叶修迅速地把一双冻得瓦凉瓦凉的手塞进蓝河的衣服里,顺着腰线慢慢摸索着细致的腰,豆腐吃到手的叶修心里怎一爽字了得。

蓝河的皮肤细腻柔软,叶修忍不住就在上面又掐又摸的,一张嘴就让蓝河恨不得一脚踹死他:“肚皮这么软,蓝啊,给哥生个崽子?”上挑的声线十足的轻佻,蓝河瞬间就红了脸——这人真不要脸!

“啧啧,耳朵都红了,生个崽子而已,不生就不生呗,看把你羞得……”嘲讽的话出了口,一只手也离开了柔软温暖的腰,一直向上摩挲着粉色的耳垂,蓝河的脸更红了。

两人,嗯……一人一兽就坐在草丛里相顾无言,蓝河脸上一番挣扎,脸色通红开了口:“我是公的……生不了……”

几个意思?心脏的一塌糊涂的叶修趁势就亲在蓝河耳边:”没事,生不了就不要了,咱俩过一辈子。“

一边随风飘摆的草表示它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而楼主也早已带上墨镜防止自己被闪瞎。

蓝河任由叶修牵着他的手走向城区,护城河蜿蜿蜒蜒,河上漂着形式各异的花灯,在远方汇成一片光芒柔和的光河。

街角那家桂花汤圆还在,蓝河一见到那家铺子就两眼放光,直愣愣的看着叶修,看的叶修笑着给他寻了个位子买了碗汤圆才收了目光。

“我说,你来和我住吧。”叶修看着蓝河心急吃汤圆反被烫了嘴,无奈的拿过勺子一个一个 舀起来给他吹凉。

“啊?”蓝河吃的正起兴,一时没明白。

“你来和我住,我就像孙哲平他们一样,在山脚下给你造个房,高兴了咱俩去云游天下,累了就回来歇几天,怎么样?”叶修也不着急,循循善诱。

”跟了你有桂花汤圆吗?“蓝河思索了一番。

“有!要多少给多少。”

“我生不了崽子。”

“不要了,你要想要可以领一个。”

“那……好吧。再来一碗。”

叶修唤来老板追加一份汤圆,看着自家的小年兽吃的狼吞虎咽心里不知有多滋润。

木屋里张佳乐和孙哲平相拥而眠。

山洞里黄少天想着“文州怎么还不结束要死啦要死啦”却因为不专心又一次被干/了/个/爽/

远方的道观里苏沐秋得知自己的四个关门弟子都有了主表示“那四个倒霉玩意儿不要也罢我只要我妹妹就好。”

下一秒苏沐橙送来她和莫凡的喜帖,苏沐秋哭着闹着妹妹不能离开哥别和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学一边下决心要打断莫凡的一条腿。

镇子的客栈里——

“啊……别咬我……叶修!……”

隐隐传来的呻吟声很快被声音的主人压制住,而隔壁的客人表示客栈的隔音效果很好,真的。

评论 ( 1 )
热度 ( 22 )
  1. 略略略药石无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