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蓝双花喻黄/橡皮章渣新/

© 药石无医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幼稚园的故事【NO.2】

这是双花的故事,这里胡扯了大孙受伤的经过。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STAGE2

 

【双花与校车】


张佳乐很害怕校车。
这其中的原因,要追溯到两个月,或是三个月前。
那时候还是夏天,热不哄哄的夏天里梅雨季节到了,连绵不断的雨丝中,湿哒哒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气来。
故事发生的那天,依旧是缠绵的雨天。孙哲平被出差的孙爸爸放在在张佳乐家里留宿,因为张佳乐家离幼稚园略远,所以每天张佳乐都要乘校车,今天不过是再加上一个孙哲平罢了。
出门的时候地上的水坑里积了厚厚一层水,小雨靴踩在湿漉漉的地上咯吱咯吱响。
校车来的时候,因为前面有人上车,所以前门的阶梯上滑滑的,小孩子一不小心是会摔倒的。逞能地站在孙哲平前面的张佳乐面对三层阶梯有点犹豫,如果滑倒了会很疼的,而且孙哲平一定会嘲笑他,“乐乐你行不行啊,站都站不稳,还好意思和我一起组合”,张佳乐都能想象出那张脸上堪比叶修的嘲讽了。
“上去吧,”是孙哲平“我在后面护着你,不会摔倒的。”
“啊……哦……”耳根热热的。
前门的阶梯一共三层,孙哲平始终在张佳乐的下一层,在他身后护着他,伸了手在他身后护着他。
有个搭档还是有好处的,尤其是有一个靠谱的搭档,哪怕他嘲讽你的时候比叶修还要惹人厌。
安全地踏上第三级阶梯时,张佳乐觉得应该给无偿保镖孙哲平一个微笑。坚信着心动不如行动的乐乐扭头对孙哲平笑了一下,却在转过头时不知怎么脚下一滑,整个身体向后倒下,和孙哲平滚成了一团,生生从刚刚爬到的高度上滚了下去。
本来滚下来也不会有什么事,顶多擦破皮之类的,但是孙哲平不知道怎么想的,在落到地上时护着张佳乐向左一滚,张佳乐安全着陆,孙哲平……
“咔嚓——”不大却足够让两人都听到的声音,还有起身后孙哲平用右手托起的左手,煞白的脸色,过于疼痛留下的汗珠和绵延了一周的雨混合着,让张佳乐茫然不知所措。
救护车上,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在责怪自己,薄薄的两瓣唇紧紧抿着,面如死灰——都怪自己!
而孙哲平在疼痛中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句话,还是大号宋体加粗加黑的:张佳乐你个幸运E!
“大孙……”张佳乐鼓起勇气搭话。
“现在别和我说话,我疼得快死了!”孙哲平故意摆着脸色,看着张佳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心情好了点。“但是如果你亲一下这里就不疼了”说着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脸颊。
医务人员还没有感慨完“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早熟这么脸厚”就看见张佳乐毫不犹豫地亲了上去。
“是这里吧?”张佳乐微红了脸问着。
“好很多了。以后我受伤了你也要这么做,我会好的快点。所以乐乐你要和我做一辈子组合!听到了吗你这个幸运E。”孙哲平老神在在地回答。
“嗯……”张佳乐的脸全部变红了。一边的医生捂着双眼不敢相信将近三十的自己还没有女朋友然而幼儿园的小屁孩都有了男朋友。
回到幼稚园后,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至于大家为什么会知道救护车上的事,碰巧同在救护车上的冯园长表示自己是无辜的什么也不知道。
“哥受伤了,疼的快死了,蓝河你帮我下。”这是【众人眼中】无耻的叶修。
“受伤了你自己去找卫生老师别来烦我!”这是最近被烦的炸毛的蓝河。
“真的真的疼的要死要死的!”【无耻的】叶修并不死心。
“啾”蓝河不耐烦地亲上了叶修的脸。"行了吗?流氓!“然后继续眼含敬意看着黄少天和喻老师讨论白斩鸡。
叶修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一旁的韩文清觉得叶修真是无耻到了一定的境界,然后在张新杰每天固定的发呆时间霸气十足地亲了张新杰的额头、脸颊、鼻子、下巴,被拍了一下后心想是个爷们儿就该这样。
细雨绵绵的幼稚园,小朋友们平时玩耍的小操场空无一人,大家都在走廊里推推攘攘。“今天是个适合玩乐的好天气呢”刚刚和魏琛偷了孙翔的六个核桃的方锐正在感叹。
方锐身后的林敬言想着不能让方锐和兴欣那帮人混了,都没节操到偷孙翔的六个核桃了。
今天的荣耀幼稚园,【大概】依旧很平和呢……
然而张佳乐还是对校车留下了阴影。

评论 ( 1 )
热度 ( 13 )